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凡夫俗子的博客

自说自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敢说自己是一个好人,但是敢说自己绝不是一个坏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引用】老金说媒 :胡锡进讨骂  

2012-06-10 16:29:55|  分类: 引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胡锡进是《环球时报》的老总,据说报纸日发行超过200万份,他“骂”一句顶200万句,所以他不怕与人干架,心态好,脸上还总笑咪咪的,好象他喜欢别人找上门。最近他大着胆子,竟然在《环球时报》发表了被斥为“妖言”的:适度腐败论。引起10多家报纸、网站的围攻,轩然大波蔚为壮观,雅虎中文网为此建立了讨论专题:劝君别骂胡锡进。大家可以去围观一下,决定骂还是赞一个。

“妖言”社论的题目是《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》,不长,千把字,但和环球的其他社论一样,有点“绕”。笔者读了3遍,发现了“毛病”所在:全文主旨虽没有明显要创导“适度腐败”,也不是要求民间容忍一定程度的腐败,而是针对那些拿中国的腐败现像过甚其辞,上纲上线,泛道德批判,让民众倍感痛苦愤怒的舆论制造者。社论想说,别只听某些舆论,中国没说得那么腐败黑暗,大家看开些。但社论行文中却露出让人轻易归纳上纲为“允许适度腐败”的文意,很扎眼,网编如获至宝,腾讯索性改其标题为《要允许中国适度腐败》,网媒这么做,不算太离谱,但把胡锡进和《环球时报》给架起来了。

胡锡进的《环球时报》,立论经常露出“真诚的破绽”而遭人骂,或遭人喜欢。这篇社论先有针对性地“斥”一些“舆论制造”者“天真”;论说时,又露出明显的“政治不正确”的小辫子,这就讨人骂。《环球时报》的社论是胡锡进的心头肉,谁都知道,放“妖言”的账也就都算在老胡的头上,老胡硬气,不回避,舆情告急,火在网上烧,他也力战不退(中国哪有这样的总编)。腾讯因乱改标题而被迫向《环球》低头认错。胡锡进一时受用,发微博示以宽大,但又多了条以势压人的罪状。媒体“时贤”们怎能放过,骂得更凶了,恨不能抓住胡的小辫子把他提起来示众。老胡和他的报纸遭一些“时贤”们恨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《中青报》评论员以个人署名文章打头阵,以对腐败“零容忍”高调直刺胡锡进的柔软处。老胡似有不料,以微博《相煎何太急》缓一下,拉一拉感情,希望这位同城同行执守同业不相互攻讦的行业道德。但《中青报》评论员大义凛然,以博客长文斥其为狭隘,表示耻与为伍。于是一干媒体“时贤”纷纷以“零容忍”站队,同仇敌忾。

四面楚歌,老胡只好高挂免战牌,让手下大将王文闭嘴。

阵仗突然一边倒,有点看不下去了!

撇开原社论主旨,就说说这个无比正确的“零容忍”。

出了腐败分子,笔者和大家一样都厌恶,但对腐败“零容忍”,我不愿也不敢说出来,为什么?因为说了就要做,看看身边的人和事,能做到吗?明知做不到,有些媒体“时贤”却偏要说(没人逼他的情况下),还要大喊大叫,这就面目可疑了。

作为行业潜规则,一般中国记者都拿过人红包,这是不是腐败?当然是腐败,与贪官受贿在五十步与百步之间。写本文前,笔者问一位《南方周末》的记者,生涯有没有拿过别人红包,人家坦然说:我承认,我拿过。中青报的评论员当然知道该报记者大都拿过人红包,他个人要是真的打算对腐败“零容忍”,他要么在报社马上发起一个类似上世纪六十年代的“四清运动”,开掉大多数“腐败同事”,要么就自己卷铺盖走人,耻与腐败者为伍嘛!

笔者在媒体界混了20多年,混过国内两大媒体集团和“不同体制”的七八家媒体,即使用“适度容忍”论来说今天的传媒行业也是客气的。10多年前,笔者与本部门记者一次去上海金茂大厦参加一国际会议,在会场外排队拿记者证换采访证,发现外国记者在另一张桌子前排队换牌,就问会务,为什么要中外分别换证?对方说:中国记者要给红包和礼品,外国记者不收红包,混在一起大家尴尬。只好无语。

受了点刺激,回到报社,决定重新做人。在自已所分管部门运用权力发起一场“反公关”行动,建章立制,杜绝红包,更不许索要,违者严惩,不信外媒能做到,我们做不到!一开始小记者们很害怕很自觉,有主动上缴红包的,有拒绝企业出国邀请的……但很快这个“制度”就破产了,因为别的部门别的报社记者照样在拿红包,还不忘给编辑带一份。我的记者收入少了,稿件还不易发出来,于是“制度”在无力中无疾而终。

新闻界不是所有行业中最黑的,“庄庄有地道,各有高招不同”罢了。在这里倒要为胡锡进和他的《环球时报》说句公道话:因为定位管理的原因,《环球时报》是基本不报道国内新闻的,所以该报记者极少有机会拿红包、赶场子,更少有以版面谋私等行业腐败,国际新闻采访,拿红包的可能性就更少了。在全国的日报和周报中,《环球时报》算是比较干净。

就传媒业,对腐败“零容忍”,胡锡进其实是更有资格说的,作为总编,他说了也可以做,报社也不伤筋动骨。但中青报的老总就不合适这么说了,他要在报社真的搞“零容忍”,那中青报上下是要进行“化疗”的,一次可能还不够。那位“正义凛然”的评论员肯定是知道的。

对腐败说“零容忍”,无比正确,中国官方对腐败的态度也是“零容忍”。如需表态,中青报应该也必须表达对腐败“零容忍”,但最好以社论发表,社论是公论,说了,人们也不会马上要求你中青报内部真的要对腐败“零容忍”,搞可怕的“化疗”。就像现在一些“屁股不干净”的干部,在涉及廉政工作会议上,声色俱厉地表态,对腐败“零容忍”,这没什么好奇怪的,职务需要的时候就这么说。这叫政治正确,正确的话大多不是真话。

《环球》的社评在展示真诚之前,也一定先要说对腐败“零容忍”,不要含糊,这是政治要求,否则不是糊涂就是真诚得过了。如果环球的那篇社评有什么问题的话,就是在这点上立场不够鲜明(也说了反腐重话,可能低估了时贤们对环球的“零容忍”),不能太怪别的媒体以公论批评。

但现在媒体“时贤”们一个个跳出来都揪住胡锡进,完全惘顾身边人事现实,“零容忍”从公到私,以微博、博客的名义声讨,跳上廉价的“政治正确”的高台上,以署名文章,指名道姓地“骂”,喊着要与老胡划清界线,或下战书辩论,那就太装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0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